山东省源通机械股份有限公司
《升级》:身体升级灵魂换代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0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在劫案中被射击导致全身瘫痪的格雷(罗根马歇尔格林饰),被植入了朋友发明的AI芯片,这款名叫STEM的人工智能可以参与并控制格雷的身体,甚至能够与格雷本人对话。在格雷寻访杀死妻子的劫匪过程中,STEM也不断在他的身体与灵魂中攻城略地,直至最终将他本人从自己的身体里放逐出去。

  《升级》作为一部格局有点类似奈飞出品的小成本类型制作的科幻电影,一开头就将背景设定在人工智能控制城市交通工具的未来,自动驾驶系统很快出现了致命错误并直接将主角带入了抢劫现场。这一场景后来被证实并非偶发的孤例,但也并非是某一系统或产品自身的问题,而是一整个可怕计划的组成部分。STEM在片中扮演的角色是无形无色但无处不在的,当格雷携妻子前去朋友家参观这款“产品”时,他们所有人的命运就已被注定。

  《升级》有着我们看惯的同类既面向未来又反乌托邦的科幻片常有的元素:由机械/人工智能维持已经无法运转的物理身体、连篇累牍利用“借来的超能力”与更强大的对手互搏、在完成要完成的任务后却上演无法预料的逆转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在电影中,STEM在格雷脑中的控制力在欲擒故纵中不断增强,并在呈现出不容置疑的图霸野心。另一方面也是由于,观众在丰富的观看与生活经验中,已经累积了足够的对于“师法未来”所产生后果的戒备之心。纵然这种戒防与真实世界的发展于事无补,但仍然足以帮助电影工业对观众心理完成精确追击。

  格雷瘫痪的身体与植入AI后战无不胜的钢铁之躯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世纪末《机械战警》等一系列类似设定的影片,区别是,格雷运用的物理材料仍然是自己的肉身,而非经由机械驱动的工业品。

  在这一点上,影片对未来的设想,便跳脱传统意义上单纯增强力量的男主人公。格雷的身体反应,起初有一半是由STEM代为决定的,甚至在决定之前,需要格雷本人授予权限。这是影片中非常关键的一点,因为正是对于这种权限的运用,导致格雷逐渐在与STEM的相处中丧失话语权甚至身心的控制。

  影片不断在格雷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制造反转,然而最大的反转并不产生于线性过程本身,而在于片中角色模拟剧作者本身的上帝视角所编排的一切,这也是《升级》最为骇人的地方。

  导演雷沃纳尔曾经执导过温子仁的《潜伏》续作第三部,这位来自墨尔本的创作人亦为《电锯惊魂》《阴儿房》等中小成本恐怖片执笔,在《升级》中搭建的以室内景为主的半密闭空间,非常集中表现了导演营造定点气氛的能力。而罗根马歇尔-格林在灯火昏暗的家中、酒吧及破楼中的表演专注细腻,无法令人不想起他在雷德利斯科特《普罗米修斯》里的表演。

  两部电影从类型到角色塑形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之处,连通对表演的视觉触感,也算《升级》予人的意想不到惊奇。

  电影最终呈示了天堂一般的场景,纯白背景中格雷与妻子重逢相拥,仿似其前裹挟于黑暗世界的种种经历皆只是一场幻梦,妻子从未死去,格雷也没有瘫痪。

  这是《升级》中最能够直接击中观众的一场戏,拍得十全十美,接下来便又将整部影片拖入无底深渊这是存在与格雷脑内的镜像,现实中,STEM彻底取代了他,无论是从身体,还是从灵魂。

  参考文化觉得仍然意犹未尽,因为谁也不知道,黑暗的终局,究竟是一种实在,抑或仍然是格雷重新沉落的梦幻?虚实的边界如此模糊,而在应对讲述虚构未来的电影时,观看者自身的心理防御也是脆弱的,沉溺于银幕,自身成为不可抗辩的自我认同之安全地带,主客体关系随时可能被颠倒过来。

  塔可夫斯基的《镜子》便是集中呈现了这种意识控制与被控制之间边界模糊的可能性。《升级》毫无疑问披着鲜明的类型外衣,但在高潮部分的临门一脚,呈露了创作者心念深处的意图,探讨身体的变化,实际是要触及灵魂。(文/独孤岛主)